• <input id="8i6ke"></input>
  • <xmp id="8i6ke">
  • 春雨

    小伟哥

    <h3> 春雨</h3><div> 何永伟</div><h3> 这也许是今年春天的最后一场雨了,我虽然带着雨伞,但是我想在这无人的深山里酣畅淋漓地接受这雨水的洗礼。看着这淅淅沥沥,自由自在的雨儿,内心深处不禁萌发出向往温润如玉的江南。特别是神往那江南的雨巷,希望能像戴望舒一样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邂逅到一个“丁香一样的姑娘”!</h3><div> 此刻的我,犹如一个追风的少年。因为我可以任意的在风雨中肆意地奔跑,呼喊,甚至是放声高唱……因为我身在山中,没有人会投来异样的眼光或是轻蔑的微笑。而我也无需理会成年人所谓的稳重与矜持。现在我身旁只有宽厚仁德的群山,茂密挺拔的树木和追逐嬉戏鸟儿。</div><div> 雨后的山林,有一种特殊的温婉和韵味。在这午后的时光里,在这如画的风景中,我独自享受着漫步在青石小路上的惬意,慢慢采撷着这一份久违而又熟悉的轻松与宁静。</div><div> 迎着清新而自由的山风,呼吸着欢快而略带泥土气息的空气,使我的整个身心融入在这鸟语花香的画卷里。整个人似乎马上释然和通透了许多。突然好想剪一段时光掠影,珍藏于心底。好让自己赴一程最美时光,等一场春暖花香。</div><div> 多想凭借这场温润的春雨,来滋养心灵。在那蒹葭苍苍的河岸边,吟咏几阙“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的诗篇。在山中观看着这蒙蒙细雨,聆听着这穿林的打叶声,不禁想起东坡先生的“山色空蒙雨亦奇”的诗句。</div><div> 从客观上讲,我们楚雄的湖光山色确实比不上江南的温婉宜人。但是在情感上,我彝州的大中山和紫溪山的雨未必没有江南的多情,雨中的山色也未必没有江南的空蒙。</div><div> 江南的山水孕育了戴望书,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文学巨子。虽然那里的山水令人神往,那里的人儿让人敬仰但是心中若有桃花源,何处不是水云间?我虽然到达不了戴望舒和苏东坡的高度但我仍然可以有“丁香般的理想”和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旷达。</div><div> 有人迷恋江南小桥流水,柳树荷花;有人痴迷大漠孤烟,萧萧易水的苍凉;有人喜欢在老屋的窗檐下做一个潮湿的梦。而我,却只钟情于游走于故乡的山水田园间,去汲取大自然的精华。</div><div> 任凭岁月扬起高高的鞭子,无情的抽打着我的年华。有人说雨是前世未了的情结,是今生割舍不下的牵挂。前世还有什么未了的情结,今生的我是无法得知的。可今生要说有什么割舍不下的牵挂的话,那就是让这无边的丝雨别再有那么多的惆怅!</div><div> </div><h3> </h3>